30个国家,80多个运河城市,300多位国内外嘉宾……10月12日在扬州举行的世界运河城市论坛盛况空前,通过分享全球运河文化实践经验,交流全球运河城市发展案例,合作推动运河世界遗产保护工作,运河城市凝聚起共识,论坛发布的“扬州倡议”更成为世界运河城市携手合作的新起点。参会嘉宾纷纷点赞,更对这座运河城市间交流桥梁的未来充满信心。

  “论坛一届比一届成功,一届比一届精彩,一届比一届影响广泛。”内河航道国际主席大卫白灵杰是扬州的老朋友,他见证了每一届论坛的举办。“世界运河城市论坛就像一个杠杆,撬动了扬州与世界运河城市的相互了解与牵手合作,它已经成为全球运河城市合作、分享、共赢的大平台。”

  “共同的目的,共同的梦想,共同的未来。”世界运河历史文化城市合作组织副主席穆斯塔法哈蒂德用三个“共同”点赞世界运河城市论坛的举办,他说,如何保护运河、挖掘运河文化,扬州的经验值得全世界运河城市借鉴,而世界运河城市论坛就是一个交流学习、合作共赢的平台。“江苏在运河遗产保护上的先进做法走在国际前列,这次来扬州收获非常多,论坛为运河的保护和传承提供很多有益的意见和建议。”

  WCCO首席顾问、博鳌亚洲论坛原秘书长周文重说: “保护、传承与利用好运河城市文化,事关千秋万代,本届论坛为大家提供了一个良好平台,论坛的成果也将被更多城市借鉴。”

  运河城市文化的保护、传承、利用是本届论坛的主题,也是诸多嘉宾关注的焦点,来自世界各地的市长和专家们在论坛留下了合作和共识,也带走了经验与启示。

  弗兰克弗伊是WCCO顾问、爱尔兰海洋与自然资源部前部长。在本次论坛上,他带来了爱尔兰保护运河的成功案例。“我们通过立法来保护运河,更好地发展国家的运河体系。”弗兰克弗伊介绍,由于运河的再次开发,很多游客慕名来爱尔兰,以游轮为主的旅游业得到快速发展。

  丁斯拉肯是德国工业城市,这里的运河也遭遇过污染问题。丁斯拉肯市副市长艾予普耶勒蒂斯介绍,早在1899年他们就建立水污染治理委员会,负责集中管理水污染问题。要提高全社会的水污染治理和环境保护意识,所有治理措施都会及时向全社会通报。这些政策和措施都透明及时传递,让所有人都知道政府还有管理组织在做什么工作。市民因此也积极参与进来,如今污染问题已经得到根本解决。

  缅甸仰光市市长吴茂茂索说,应邀参加此次论坛,自己收获很多,尤其是看到世界上那么多先进国家优秀城市在运河保护方面做出的努力,自己对生态环境保护有了更深刻体会。

  “这届论坛最大的意义就是,让更多人明白保护和传承运河文化的重要性。”美国华盛顿州肯特市于1994年与扬州建立友好城市关系,市长达娜拉尔夫说,虽然肯特市境内没有运河,但是论坛让自己对肯特市文化等相关产业发展有了新思路。

  漫步在静静流淌的大运河畔,感受着扬州古代文化与现代文明的交融,这条贯穿中国南北的运河自然成为许多前来参会嘉宾的关注焦点。如何激活大运河文化IP?如何加强大运河沿线城市旅游合作?嘉宾纷纷给出建议。

  运河的出现,带动沿岸城市发展,也留下无数文化瑰宝。山东省济宁市文物局副局长杨义堂是长篇历史小说《大运河》的作者。他认为,运河城市要发展运河文化旅游,需要一盘棋考虑,大运河保护开放,应该立法先行,特别要避免借项目之名对历史文化进行破坏性开发。

  “现在全国各地运河城市都在大力开发运河文旅资源,但让人遗憾的是,特色还不明显,全国各地有运河的地方,旅游产品不少是一模一样的,这就没有意思。”中华文化促进会国际交流基金会秘书长徐迪旻认为开发运河文旅产品,就应该紧扣运河特点,比如大运河,有鉴真东渡的故事,还有乾隆下江南的故事,都是亟待激活的文化IP。

  中国科学院旅游中心总规划师宁志中说,中国大运河沿线省份旅游景区共4778家,旅游业理应成为推广运河文化的当代使者。他倡议,以运河文化为纽带,加强大运河沿线旅游目的地的交流合作,打造沟通不同区域的精品旅游带。“人类开凿运河的最本质、最朴素的理念是互联互通、开放包容、合作发展。我们应当秉持这一理念,共同光大运河文化。”